司机兼保镖说道你若是要进去那就等着变成残废

“那你是怎么发现他行踪的呢?”苏锐眯了眯眼睛。
 
    “他乘坐飞机来到的云滇省城,我在航空公司有朋友,可以轻易的查到这一点。”白秦川说道:“而且他还没用化名。”
 
    “我知道了。”苏锐点了点头,沉思了好一会儿,都没讲话。
 
    做得那么明显,是有恃无恐吗?
 
    “锐哥,你别因此事而不开心。”白秦川如实说道。
 
    “不开心,有什么好不开心的呢?”苏锐嘲讽的笑了笑:“为了把我当枪使而不开心?”
 
    确实如此。
 
    白秦川找苏锐来说这件事情,显然是没安什么好心的,而且做得特别明显——把苏锐当枪使。
 
    如果苏锐听了他的话,去找贺天涯算账的话,那么双方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白秦川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收拾残局了。
 
    “我不是这种意思。”白秦川说道:“第一,锐哥,我只是把这消息告诉了你,毕竟腿长在你身上,去不去见他,是得你亲自来做出决定的。”
 
    “那第二呢?”苏锐摇了摇头,白秦川把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以苏锐的性子,怎么可能不去找贺天涯算账呢?
 
    “第二个也很简单,但却是我此行最重要的原因。”白秦川说道:“我也想见贺天涯,但是……”
 
    “但是什么?”苏锐玩味的笑了起来,他已经猜到白大少爷要说什么了,但还是看破不说破。
 
    “但是我想让锐哥你和我一同前往。”白秦川说道。
 
    “一同前往?”苏锐脸上的笑容不减:“凭什么我要陪你前去?”
 
    白秦川本以为自己也去的话,苏锐肯定会干脆利落的答应下来,可现在看来,结果却并非如此!
 
    “锐哥,就当帮我一个忙。”白秦川眯着眼睛说道:“我担心贺天涯日后会对白家不利,所以想提前跟他谈一谈。”
 
    苏锐仍旧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他耸了耸肩:“那你就去谈谈好了,反正都是由你们白家人在谈,我也没什么好插嘴的。”
 
    “锐哥,你不去吗?”白秦川一直在看着苏锐的眼睛。
 
    “我不去。”苏锐看着白秦川,完全不上套:“我就算去了也是自己去。”
 
    白秦川被碰的一鼻子灰。
 
    “来,锐哥,喝酒。”他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句,然后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苏锐见此,当即就笑了起来,貌似心情也挺好的。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了包间的门前。
 
    “不准进去。”那个司机兼保镖一直尽职的站在门前,想要将之拦住。
 
    房间内的苏锐已经听到了这道声音,放下了筷子。
 
    而白秦川也站了起来。
 
    “我想进去,就能进去。”这声音的主人似乎很霸道。
 
    “这不是你想或者不想的事情。”司机兼保镖说道:“你若是要进去,那就等着变成残废吧。”
 
    变成残废?
 
    听了这话,那个身材颀长的男人微微一笑,竟然无比迅捷的出手,一拳重重的砸在了保镖的肚子上!
 
    那保镖没想到此人的速度竟然那么快,招呼都不打就动手,一下子被打的跪在了地上,肚子里面好似翻江倒海,开始疯狂的呕吐起来!
 
    “真是不堪一击。”那个瘦高男人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如果我手里的是一把匕首的话,你现在已经没命了。”
 
    你现在已经没命了。
    苏锐转身就把白秦川给卖了。
 
    “没错,我就是从云滇回来的,来见见你们,叙叙旧。”这个男人说道。
 
    没错,出现在这里的,正是他们刚刚还在讨论着的贺天涯!
 
    白秦川的情报是没有错的,但更新太不及时了,贺天涯早就从云滇回来了!
 
    苏锐并没有傻到要问出“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问题,他冷笑着看了看贺天涯一眼,说道:“进来坐吧。”
 
    北方一战,双方虽然没有真正见面,但是苏锐已经明显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了。
 
    这两个男人说起话来虽然看似挺友好的,但着实已经是火星四溅了。
 
    “你怎么来了?”白秦川也迎上来,看着贺天涯。
 
    按理说,这两人可是堂兄弟之间的关系,可从贺天涯和白秦川的身上,苏锐只能感受到无穷无尽的陌生。
 
    这两人这辈子也没见过几次面,想要亲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从这一点上面来说,白秦川还真有和苏锐联手的理由。
 
    至于苏锐愿不愿意联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贺天涯只是扫了一眼白秦川,并没有和他讲话,而是转向了苏锐:“是不是很想对我动手?”
 
    说着,他的目光瞥向了苏锐的手。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