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好歹也是形成了铺天盖地的攻击如果不是苏锐

 可他郁闷不郁闷,苏锐是不会在意的,苏锐也没有碰杯,而是端着茶杯抿了一口。
 
    “白家上上下下就没有人愿意支持你吗?”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支持?你知道的,华夏人就是外战外行,内战内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手中的权力,这些人巴不得我从这个位置上下来。”白秦川无奈的说道:“而现在,贺天涯的回归虽然堵死了他们上位的念想,但这些人仍旧可以接着看笑话,而且这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对你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苏锐看了看白秦川,直接把他内心深处的想法给说了出来:“你暂时的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听到苏锐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白秦川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惊讶,他苦笑了一声:“的确如此,可是,事情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
 
    “当你回来之后,发现这个摊子并没有烂到你想象中的程度,白国明的实力似乎比想象中要更好一点,而且,有贺天涯在一旁威慑着,现在的白家算是稳住阵脚了。”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虽然他们的损失够大,但好歹没有倒下。”
 
    “是啊,好歹没有倒下。”白秦川苦笑着,面带自嘲之色:“我本该为此而庆幸,可我并没有这种感觉。”
 
    经过了上次的包庇间谍事件之后,苏锐对白秦川此人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评价。
 
    这评价显然不是正面的。
 
    所以,苏锐在和白秦川说话的时候,用词都非常的严谨,根本不留任何的漏洞,更不让对方寻觅到一丁点的可趁之机。
 
    白秦川也知道,双方到底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之中,而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还愿意来找苏锐吃这顿饭,其真正用意可就耐人寻味了。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苏锐眯了眯眼睛:“你是不是拿贺天涯没什么办法?所以才来找到我?”
 
    一针见血,开门见山。
 
    “我看不透贺天涯这个人,想来想去,也只有来问问锐哥你了。”白秦川说道。
 
    苏锐自然不可能给出答案来,当然,他也不会在这一点上面给白秦川挖坑,大家都是聪明人,谁在挖坑一眼就能识破。
 
    “我也看不透他。”苏锐淡淡的说道:“但是我觉得此人还算是比较有冒险精神的,他并不像外表那样文质彬彬的。”
 
    “冒险精神?”听了这话,白秦川点了点头:“这话我赞同,我曾听说过,他在国外还徒手攀登酋长岩,这简直和战斗民族那些高空作死的没什么两样。”
 
    “然而他还是活着回来了。”苏锐眯了眯眼睛:“所以,我觉得你是遇到了对手。”
 
    “而且还是一个很强大的对手,是一个超出了我想象的对手。”白秦川说道:“所以,锐哥,我想和你联手。”
 
    “和我联手?我没兴趣。”苏锐说道。
 
    “可是,我知道,你可能对贺天涯没兴趣,但是贺天涯一定对你有兴趣。”白秦川说道。
 
    “什么意思?”苏锐放下了筷子,桌子上的可口菜肴他一口都没动。
 
    “很简单。”白秦川压低了声音:“我虽然人在国外,但是北方的事情我也是听说了一些的,那一次,你们搞的那么激烈,我想不知道都难。”
 
    停顿了一下,变秦川眼睛里面的目光变得更加意味深长:“而且,这样的消息,绝对是捂不住的。”
 
    “你是不是知道贺天涯的具体所在地,所以特地来告诉我的?”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
 
    他本来没想和白秦川彻底的撕破脸,但是,若是对方怀着别有心机的目的前来,那么苏锐定然便不会客气了。
 
    白秦川并没有直接回答苏锐的问题,而是说道:“这段时间以来,贺天涯几乎没有回过白家,他的行踪总是很隐秘,让人捉摸不透。”
 
    “我也听说过这一点。”苏锐说道。
 
    白老爷子想要指望这个孙子来救家族,恐怕也是白期待一场了,从小一直生活在国外的贺天涯,其实对白家没有一丁点的归属感,连归属感都没有,他为什么要去帮助这个家族呢?难道仅仅是看在血缘关系上面吗?
 
    要知道,血缘关系这玩意儿,其实并不是那么的牢固,任何利益,都可能毁掉这看似坚不可摧的关系。
 
    “但是现在,我找到他了。”白秦川说道,他的眼睛里面有亮光闪过。
 
    ——————
 
    ps:貌似现在是双倍月票,捧场一张算两张,明天爆发,大家投起来啊。
 
 第2190章 撮合你们?
 
    找到贺天涯了?
 
    苏锐听了这话,眼睛骤然眯了起来!
 
    对于他而言,这个消息算得上是非常重要了!
 
    金三角的事情虽然结束了,可是苏锐觉得这好像也只是暂时的告一段落而已,樊海珏的逃跑,并不是整个事件画上了一个句号,而是按下了暂停键。
 
    不过,苏锐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暂停键似乎显得有点扑朔迷离。
 
    樊海珏的狡猾简直无人能及,能够在金三角这种混乱之地混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十分的难得,可是,苏锐以前也知道,金三角这种地方,利益纠纷十分的严重,各种纠葛剪不断理还乱,一般的毒枭虽然拥有很多钱,也有很多势力,但更多的却是……是某些超级实权人物的代言人。
开始分析之后,又觉得这件事情并不可能。
 
    贺天涯年纪轻轻的,在他有限的人生里面,很难经营出这么多的东西来,更遑论如此规模庞大的布局了。
 
    但是,苏锐也必须要承认,贺天涯是一个能够极度引发他警惕之心的家伙。
 
    就像是上次在北方,贺天涯一出手,虽然不至于毁天灭地那么夸张,但好歹也是形成了铺天盖地的攻击,如果不是苏锐实力够强,并且张紫薇配合的也足够好的话,那么换做任何一人,都有可能深深的陷入到贺天涯所布下的局当中,根本不可能脱身而出。
 
    “他在什么地方?”苏锐眯起了眼睛。
 
    他是相信白秦川的能力的,这个家伙能够查到他在夏清这儿,说不定也能摸到贺天涯的居所。
 
    “他最近去了一趟云滇。”白秦川说道。
 
    “云滇。”苏锐毫不掩饰:“我刚刚从那边回来。”
 
    “是的,锐哥你刚刚从那边回来,他正巧也去了那边,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个巧合吗?”白秦川说道。
 
    “这确实是挺巧合的,如果你所说的是真的。”苏锐说道。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
 
    白秦川正色说道:“这种事情上,我不需要有任何的隐瞒。”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