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当然不会立刻相信谁也不知道贺天涯接下来

 贺天涯再度率先打破了沉默:“我还是那句话,老一辈的争斗是老一辈的事情,我在国外有很多业务,不可能在国内停留太久的,多停留一天,对我就多一天的损失,而这些损失,是我所不愿意承受的。”
 
    “那我要是一直拖着你,岂不是能把你给拖垮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他可不认为贺天涯这是什么正经理由,而且想要从这个家伙的嘴巴里面听到真话,可能比登天还难。
 
    “和平第一,没有什么比彼此的安全更要。”贺天涯把杯子放在了餐桌上:“当然,你也能够从我的态度中看出来,我本能的不想把白家给抗在肩膀上,这不是我的习惯。”
 
    白秦川呵呵一笑:“我确实早就看出来了。”
 
    他们兄弟两个针锋相对,连一点虚与委蛇都没有,在首都这到处充满了虚伪的圈子里,也能算得上是一股难得一见的“清流”了。
 
    “那你们觉得,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苏锐冷笑着把问题抛了回去:“如果就此搁置争议的话,我想白家老爷子也咽不下这口气吧。”
 
    “我还是那句话,老一辈的事情,咱们先不去理会,那些争斗,为什么要跨越几十年的距离,积累到现在才爆发呢?”贺天涯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这是个合则两利的时代,没有谁愿意和钱过不去。”
 
    “如果你愿意明天就回美国,那我就信了你的话。”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而且,我也不希望看到白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继续挑刺儿找麻烦。”
 
    “白家都已经被你弄的元气大伤了,就算是他们想要主动找麻烦,恐怕也做不到吧?”贺天涯笑着说道。
 
    只是,他用的是“他们”。
 
    这两个字听起来确实是挺“外气”的,这让白秦川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
 
    在白秦川看来,贺天涯从来也不是白家人,他从来也不曾把自己当成这个家族里面的一份子。爷爷用人不疑,可总会有老眼昏花看错人的时候。
 
    现在,白秦川已经暂时的失掉了绝大部分的家族权力,至少从表面上来看,白秦川已经没有了和贺天涯掰手腕的资格了。
 
    可是,事情的真正结果真是如此吗?
 
    苏锐不会做出这么简单这么草率的判断。
 
    他并没有忘记,标准烈日在中东面对的是武装到牙齿的白家私兵,也同样没有忘记,上次所抓到的那个被白秦川包庇的双料间谍。
 
    所以,白秦川就算是暂时的失势了,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战胜他,他的水同样很深。
 
    可今天贺天涯的表态,让苏锐不禁要深思了。
 
    双方虽然在暗中你来我往,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正面短兵相接,可贺天涯却选择在这个时间段退出,让人十分的费解。
 
    他来到华夏,是充当着一个救火队员的角色,可现在,这个救火队员几乎什么都没干,就要改变主意离开华夏,那既然如此,他当初完全可以不回来!
 
    白家上上下下都指望贺天涯能够帮忙完成逆转呢,他这么一走,估计要背负比白秦川还要多的骂名!
 
    这绝对是个脑残到极点的决定,贺天涯就算是再自私,也不可能在这种关头做出离开的选择的!
 
    “你说我离开你就相信,那我就真的离开给你看。”
 
    贺天涯扶了扶黑框眼镜,微微一笑,然后打开了手机,给苏锐看了看他预定的机票。
 
    “后天中午的飞机,宁海国际机场,飞往纽约。”贺天涯微笑着说道:“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
 
    “买了机票,也可以不上飞机的。”苏锐当然不会立刻相信,谁也不知道贺天涯接下来挖的是什么坑。
 
    “难道非要我在机场给你发个自拍吗?”贺天涯无奈的摊了摊手:“既然如此,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才能相信了。”
 
    “你从来都不乘坐私人飞机的吗?”苏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关键点,问道。
 
    “很少,我的钱还没多到那个程度。”贺天涯说着,还把手机上的文字给放大了。
 
    苏锐赫然看到了“经济舱”三个字。
 
    他相信这是真的,虽然有点不可思议。
 
    贺天涯的总资产不知道能买多少架私人飞机,但是他却能坐在狭窄的经济舱,忍受漫长的旅途。
 
    这样的心智,简直坚韧的可怕。
 
    一个能够徒手登上酋长岩的家伙,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天才。
 
    而在贺天涯身上,苏锐目前只看到了天才的一面,还未看到疯子的那一面。
 
    可是,当疯子那一面真正的展现出来之后,又会对苏锐造成怎样的伤害?
 
    苏锐不知道他到时候能不能抵挡的住,但至少现在看来,未来充满了艰难。
 
    这样的勾心斗角,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苏锐看着贺天涯手机上
    没想到苏锐竟然会如此将军!
 
    这一下真是捏到了贺天涯的七寸了!
 
    贺天涯脸上的笑容没有半点变化:“好啊,等到了美国,我会好好的尽一尽地主之谊的。”
 
    “算了,我懒得折腾。”苏锐淡淡的笑道。
 
    他也只是试探一下贺天涯,他最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东南亚的阴云一直笼罩在心头,去美国的话……
 
    又是一道灵光,划过了苏锐的脑海。
 
    不过,这灵光并不如先前那般清晰,苏锐想要抓住,却好像又差了一点。
 
    而根据苏锐刚刚的判断,贺天涯此次应该是真的离开华夏了,他刚刚的一些微表情都没有半点变化。
 
    “我猜到了,你肯定不会去的。”贺天涯笑了起来。
 
    这顿饭吃的好不尴尬,三个大男人皆是没话找话,不过,每一句话都充满了针对性。
 
    “如果接下来白家不会对我、以及我身边的人有任何动作的话,我愿意收手的。”苏锐事实上已经停手了,但是必须还要给贺天涯提个醒。
 
    当然,他这话也是说给白秦川听的,这个白家大少爷虽然暂时的失了势,但谁也不能保证他埋伏了一些后手。
 
    这个世界原本可以更简单一些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些简单,注定和苏锐无缘。
 
    三个没话讲的人,竟然喝掉了整整一瓶白酒,当然,这每人三两的量,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我请你们唱歌吧?”贺天涯笑道。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