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调出监控录像发现那司机把时间掐的非常准

她已经疼的满脸眼泪了,甚至来不及对苏锐释放出仇恨的眼神来。
 
    苏锐摇了摇头,抓住这女人的两条胳膊,然后猛然一扔!
 
    于是,这女人的身体便被扔出了好几米,重重的摔在了走廊上!
 
    哪怕是健康的成年男人,被这么摔一下,骨头都得散架一般的疼,更别提这五十来岁的妇女了!
 
    她当场就被摔的起不来了!
 
    “我们是白家的核心成员,我们是白秦川的长辈,你竟然敢动手,你……你不想活了吗?”
 
    先前发话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只是,这货说起话来明显底气不足,带着一股颤颤巍巍的感觉。
 
    白秦川也没想到苏锐竟然会说动手就动手,但现在看来,恶人还需恶人磨,如果苏锐不出手的话,那这几个所谓的长辈还不知道得叨逼叨的到什么时候呢!
 
    因此,站在白秦川的立场上,他竟然也感觉到了非常的解气!
 
    他看着那个此时被苏锐吓得战战兢兢的叔叔,竟是露出一副“活该如此”的表情。
 
    “我不想活了?”苏锐的脸上露出嘲讽的冷笑,“其实,这句话该我来问你才是。”
 
    说着,苏锐微微的往前跨了一步。
 
    就这一步,把那叔叔给吓得双腿直抖。
 
    苏锐伸出一只手,揪住了对方的领子,轻蔑的说道:“看你的怂样。”
 
    说着,他猛然一拉对方,然后提起了膝盖,重重的顶在了对方的胃部!
 
    “哇!”
 
    这种剧烈的撞击,让白秦川这叔叔直接当场吐了出来!
 
    顿时走廊里面开始弥漫着极度难闻的味道!
 
    苏锐随手将之放开,对方便捂着肚子缓缓的瘫倒在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剩你一人。”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
 
    来了三个长辈,两个都被干翻,白秦川的这个本家叔叔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也只能找白秦川来帮忙了。
 
    “秦川,秦川……我是你叔叔,你不能胳膊肘向外拐,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打吧?”
 
    这货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刚刚还对白秦川一通训斥,对苏锐一通讽刺,现在转过头来又要理直气壮的找白秦川来帮忙了。
 
    白秦川在心中冷笑了两声,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他甚至连这个话茬都没接。
 
    在白秦川的心里面,真的认为这些亲戚们实在是太不成器太没用了,整天除了勾心斗角之外,根本没有多少能力可言,让苏锐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貌似也不是一件太坏的事情。
 
    苏锐现在知道白秦川的小心思,但是他懒得管,对白秦川的叔叔招了招手,说道:“过来。”
 
    那个家伙当然不敢过来,甚至往后面连续的退了好几步。
 
    苏锐摇了摇头,他可懒得追上去揍别人,于是抓起先前那名被他打的呕吐的白家成员,随手一扔。
 
    他这么随手一扔,所造成的效果简直和出膛的炮弹没什么两样,那名白秦川的叔叔被准而又准的砸中了,跌出了好几米开外,差点没疼的昏过去,半天都爬不起来。
 
    对于白秦川来说,这种场景确实很解气,但是他毕竟是白家人,公然帮着苏锐也说不过去,更何况,苏锐先前还把他给整的那么惨。
 
    纠结了一下,白秦川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最讨厌这些狗咬吕洞宾的人了。”苏锐拍了拍手,然后看了白秦川一眼,转身离开。
 
    不知为何,白秦川觉得苏锐的眼神充满着无尽的深意。
 
    ——————
 
    ps:第五更!
 
 第2195章 死无对证?
 
    苏锐刚刚下楼,便发现两辆警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叶冰蓝从车上下来,看到苏锐,并没有感觉到如何的意外,她说道:“哥,今天这件事情很蹊跷。”
 
    “车上说。”苏锐眯了眯眼睛。
 
    他也感觉到很蹊跷,但是没有任何证据。
 
    叶冰蓝点了点头:“现场在桥上正好有监控,我们调出监控录像发现,那司机把时间掐的非常准确,先前都是平平稳稳的在开着,但速度不算慢,到了路口,突然加速,撞向了贺天涯的车子。”
 
    “这司机的目标很明确,显然是有预谋的。”苏锐沉声说道,“可惜,司机死掉了。”
 
    “是啊,我们把他从河里捞出来的时候,头部都被扭曲的车头给挤变形了,挺惨的。”回想起那血腥的画面,叶冰蓝现在心里还有点不太舒服。
 
    死无对证吗?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总会留下痕迹的,你们法医那边的检测结果出来了吗?”
 
    话是这样说,但死人总不如活人,所获得证据的途径,就只能靠法医了。
 
    “快了,说好一个小时的。”叶冰蓝看了看表:“等咱们回到局里之后,就能出结果了。”
 
    苏锐微微笑了笑:“怎么,丫头,这次是想让我帮忙破案吗?”
 
    “切,谁需要你的帮忙。”叶冰蓝对此表示不屑:“我手头的案子已经很多了,要不是这案子涉及到你,我怎么可能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
 
    苏锐知道叶冰蓝的用意,所以心中很感动。
 
    在这萧条的世界上,在这充满了危机和阴谋的天空下,还是有着那么多的人关心着自己。
 
    就算是为了这些人,自己也得坚持下去。
 
    “冰蓝,谢谢你。”苏锐微笑着说道,同时伸手揉了揉叶冰蓝的头发。
 
    “哥,你还是小心一点。”叶冰蓝轻声说道:“这件事情比我们想象中的难度要大一些,表面上看是针对的贺天涯,但实际上是一箭双雕,一石二鸟。”
 
    叶冰蓝是来自于首都叶家,她的眼光已经超出了一个普通刑警的范畴,她能够看到更深更远的东西。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这件事情很简单,那就是有人贺天涯遭遇了车祸,并且差点当场死掉了。
 
    可是,叶冰蓝却知道,这起撞车事件的最终受害者极有可能是苏锐。
国通缉之后,很少有人愿意替白家说话,因为出了这个头,就等于认同白忘川的行事方式,这也就得罪了大部分的世家。
 
    大家都不傻。
 
    而这一次,明显有人要复制白忘川的做法,而且,做的更加嚣张更加明显!
 
    秦岭好歹还是静静的死在床上的,秦家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发现,可现在呢,对付贺天涯,竟然是在宁海的公路上直接开渣土车*!
 
    也幸亏是夜晚,车流量比较少,否则的话,这起案件说不定还会多出好几个无辜受伤的人!
 
    而现在的苏锐,无疑站在了白忘川曾经站立的位置上!
 
    叶冰蓝对首都局势有自己的判断,因此她最担心的事情便是这个。
 
    幕后黑手所针对的根本不是贺天涯,而是苏锐!
 
    能够顺手把贺天涯除掉固然好,可除不掉也没什么问题,反正往苏锐身上泼了这一通脏水,任他每天冲十遍澡也别想洗干净!
 
    因此,叶冰蓝现在十分的担心,否则的话,她也不可能亲自来负责这起案件了。
 
    叶冰蓝深知那些首都的世家都是怎样的行事方式,都知道他们一旦集中火力起来,所形成的破坏力和威慑力多么的恐怖!
 
    苏锐在六年前曾经以一己之力把五大世家给杀的溃不成军,让他们从此走了下坡路,可是,他能抵抗住一次,又有多大的把握能抵抗住第二次呢?
 
    即便苏锐的背后站着苏家,估计也很难办。
 
    叶冰蓝轻轻的摇了摇头,咬了咬嘴唇,她知道,这个站在幕后的敌人很厉害,厉害到了让苏锐都要忌惮的地步。
 
    只不过是简单的出了一招,就让苏锐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苏锐就算是想反击都很难,他有用不完的力气,却只能对着棉花和空气挥拳,这种感觉实在太要命!
 
    …………
 
    听到叶冰蓝说出“一石二鸟”,苏锐笑了起来:“把你哥哥我当成鸟了?”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