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苏锐越是这样笑就表明他现在

“也针对我。”白秦川补充了一句。
 
    苏锐摆了摆手,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加讨论。
 
    救护车很快就来到了现场,贺天涯被抬上了车,而苏锐则是和白秦川一起跟着去了医院。
 
    本来风光无限的贺天涯,这次暂时也回不成美国了,此时他正在被几个专家医生抢救呢,短时间内能不能醒来,都还是个未知数。
 
    白家正好有核心成员在宁海,很快就来到了医院,不过,当那几个白家人看到苏锐的时候,都露出了很不友好的目光。
 
    白秦川想要上前解释,毕竟贺天涯是苏锐救下来的,如果没有他,可能白家这个天之骄子就要去天堂了。
 
    可是,白秦川还没开口呢,就被那几个白家的长辈狠狠的瞪了一眼:“秦川,你得自重!明白吗?和他呆在一起,早晚得把你给谋杀了!”
 
    苏锐冒着生命危险把贺天涯给救下来,此时还跟落汤鸡一样,衣服都还没干呢,结果却落到这么个评价!
 
    这让苏锐的眼睛骤然眯了起来,一缕寒芒从其中绽放!
 
    来者是白秦川的几个本家长辈,如果按照辈分的话,白秦川得喊叔叔和小姑。
 
    而刚刚这样指桑骂槐的,就是那个小姑。
 
    此人看起来五十来岁的模样,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苏锐能够明显看出来,这女人应该最近刚打过瘦脸针,面部还很僵硬,微微浮肿。
 
    “小姑,苏锐不是那样的人,天涯就是被他救上来的。”白秦川连忙解释道。
 
    他可知道苏锐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小姑竟然敢当着苏锐的面如此辱骂他,万一后者暴起了,谁能拦得住?
 
    白秦川很气恼,这简直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真是可笑,秦川,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怕事了?”另外一个叔叔辈的男人说道:“怎么,从马尔代夫度假回来之后,我看你这胆子似乎变得更小了啊!竟然替家族敌人说话!”
 
    这种充满了讽刺意味的话语,让白秦川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些人虽然都是长辈,但白秦川也有着自己的骄傲,绝对不允许这些人侮辱自己。
 
    他们想要教育自己……得有那个资格才行。
 
    另外一个叔叔说道:“秦川,我告诉你,不要和这种人走的太近,事情一天没有结果,苏锐就一天不能洗脱嫌疑,而且,这件事情九成九是他干的!”
 
    白秦川再次强调了一声:“叔叔,小姑,这次天涯真的是被苏锐救回来的,他当时也有生命危险,你们千万不要好心当成驴肝肺。”
 
    好心当成驴肝肺。
 
    这句话说的是事实,但是却把这几个家族核心成员给彻底的激怒了!
 
    “好心当成驴肝肺?”那小姑尖刻的说道:“白秦川,你觉得自己还有理了?你把白家弄成这个样子,如今又和苏锐这种人走的那么近,你们难道是想里应外合吗?”
 
    里应外合!
 
    听到这四个字,白秦川的表情变得更加难看了!
 
    “秦川,现在当着外人的面,我不批评你。”那小姑继续说道:“但是你必须得分得清歹人和奸人,他今天能够让渣土车来撞天涯,明天就能够把你给按到河水里淹死!你还说他救了天涯,让我们感激他吗?呵呵,谁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听了这句话,白秦川真想爆发。苏锐却站起来了。
 
    他双手插着口袋,慢慢的晃到了白秦川小姑的面前,嘴角微微翘起,说道:“你刚刚说什么?我耳朵进水了,没听清,你能不能再给我说一遍啊?”
 
    再说一遍!
 
    苏锐的脸上带着微笑,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苏锐越是这样笑,就表明他现在的状态越是危险。
 
    可惜,这个女人完全意识不到这一点。
 
    她怒声说道:“说你是奸人,说你是歹人!有什么问题吗?我跟你讲,无论你怎么狡辩,今天这件事情就是你干的,白家不会放过你的!”
 
    这是要把黑锅直接结结实实的扣在苏锐的脑门上了!
 
    苏锐觉得似乎有吐沫星子飞到了脸上,于是摇了摇头,说道:“真特么的恶心。”
 
    说完,他便猛然挥出了一拳!
 
    面对苏锐这样的近距离突然攻击,世界上也别想有几个人能躲开,更别提这白家的小姑了!
 
    这尖酸刻薄的女人只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像是被铁棒重重的打了一下一下,整个人都似乎要疼的炸开了!
 
    她连惨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便已经捂着肚子,重重的跪倒在了地上!
 
    然而,这还没完!
 
    苏锐很少会打女人,但是遇到这种嘴巴恶毒的,他可绝对不会放过!
 
    “好……好疼……”这一口气足足十几秒才喘上来,这白家小姑的脸都憋成了酱紫色!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