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别人往这个方面来联想的话苏锐就是最大的

 而这绝对不是苏锐愿意看到的事情!
 
    苏锐根本来不及想这场意外究竟是怎么发生的,连忙拖着贺天涯朝岸边游去,而白秦川的速度竟然也不赖,游着跟在后面。
 
    至于那个可怜的司机兼保镖,已经被当场撞死了,就算先前没撞死,现在被渣土车压在水底,出都出不来,也别想活的成了。
 
    由于突如其来的撞车事件,现场围了很多人,有人用手机进行了录像,也有人打了120。
 
    苏锐把贺天涯拖到了岸上,他已经浑身湿透了,而贺天涯连半点意识都没有,就这么毫无知觉的躺在地上!
 
    苏锐试了试他的脉搏,还好,生命没有危险,但脑子撞得严重与否,苏锐就无从判断了。
 
    白秦川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岸,他那一身价值不菲的休闲装此时已经不成样子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白秦川问道:“情况怎么样?”
 
    “还活着。”苏锐说道。
 
    说完,他便眯了眯眼睛,目光从贺天涯的身上挪开,看向了河面中央。
 
    渣土车把轿车深深的砸进了河底,小半个车斗还竖在水面之上,十分惨烈。
 
    至于那座桥,石护栏已经被撞断了一大半,乱七八糟的不成样子。
 
    回想起刚刚的场面,苏锐都还觉得心有余悸。
 
    那突如其来的撞击实在是太惊险了,渣土车的时速本来就在六十左右,这一下突然加速,少说也得到时速一百!
 
    而在这种情况下,苏锐甚至无法确定,如果这次换成是他坐在车里的话,能不能躲得开!
 
    也幸好,那一辆渣土车撞击的位置稍稍的偏了一点,贺天涯才死里逃生——那司机替贺天涯死了一次。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哪怕你站得再高,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不会摔下来。
 
    看着贺天涯,估计身上得有不少骨折的地方,也算是死里逃生了。
 
    苏锐的心情并不是太好。
 
    他不同情贺天涯,但是却很想挖出这次事情的幕后主使。
 
    他当然知道这不是自己做的,可是别人呢?如果别人往这个方面来联想的话,苏锐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贺天涯回国之后,为的就是和苏锐对抗,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讲,苏锐都是最有动机的那一个!
 
    这种动机太明显了,明显到了让苏锐百口莫辩的境地!
 
    很多人会站在苏锐的立场上来“换位思考”,而他们越是这样换位,就越是会觉得,苏锐干掉贺天涯是合理的,是一劳永逸的,也是利益最大化的!
 
    甚至,苏锐都找不到任何帮助自己洗脱嫌疑的借口!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有充足的理由来对贺天涯动手!
 
    只要贺天涯死掉了,那么本来就已经一败涂地的白家将无人能够抵挡得住苏锐的攻势,到那个时候,首都的势力便会被再度洗牌。
 
    所有人都会认为,一旦真的有了那一天,那么最大的受益者便是苏家,他们本身就已经是雄踞世家之首了,再把白家这庞然大物给吃掉的话,将会膨胀到何种地步?
 
    难以想象。
 
    可是,苏锐知道,苏家不是这样的,他们对权力并没有太过贪恋。
 
    不是不可能是巧合,只是这巧合的概率实在是太低太低了!
 
    打死苏锐都不相信!
 
    其实,先前的场面很惊险,而且这惊险并不只是属于贺天涯一个人。
 
    如果那渣土车偏转的距离再大一点的话,那么苏锐和白秦川也会被撞飞的!
 
    然而,现在差点死的是贺天涯,所以没有人会在意这一点。
 
    苏锐看向了白秦川。
 
    后者那精致打理过的头发都已经是湿漉漉的了,不断的往下面滴水,完全没有平日里那翩翩公子哥的模样了。
 
    “锐哥,你觉得这一切是我做的?”
 
    看着苏锐的眼神,人精一样的白秦川已经明白了一切。
 
    月票支持!
 
 第2194章 好心当成驴肝肺!
 
    如果查不出来,自然就不会身败名裂了!
 
    苏锐这显然是话里有话!
 
    白秦川听了这话,并没有任何怒意,反而苦笑道:“锐哥,看来你还是在怀疑我。”
 
    “不,其实并没有。”苏锐微微一笑,“这件事情是谁做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事情是针对我的。”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